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順豐集運地址 > 藝文 > 小公園 > 正文

人與歲月/樓上的噪音\凡 心

2021-06-02 04:24:25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  生命無價,但受各種困擾,當代人輕生頻發。尤其是近年城市病抑鬱症的影響,令自殺已呈年輕化,叫人更為擔心痛心。

  不知他人苦,莫勸他人善。即使有太多解不開的苦,還是要疾呼:珍借生命!

  一個炎熱的夜晚,忽聽窗外一聲擊地巨響,還以為是高空擲物。十幾分鐘後警車、急救車笛聲齊鳴,強烈的手電筒光在窗外掃射。這才意識到,是有人跳下去了。

  果然就是樓上的女主人跳下去了。據説她不到六十,家中年輕人都在外國,丈夫生意忙碌,家境殷實。

  樓上樓下住着,但彼此連招呼都不曾打過。但因噪音,和她打過交道。有一次樓上派對各種吵鬧、撞擊地板聲連續數小時,上去敲過她家的門。之後的日子噪音時強時弱,但無根本改善,疫情期間動靜更是不分日夜。家人再也無法忍受,以有心臟病的理由,通過護衞員正式交涉,情況才稍好一點,也僅是一點。

  樓上噪音所以難以忍受,是那些噪音常常突如其來,尤其愛摔門,鐵門的“嘭嘭”震動四鄰。要命的是,噪音在深夜十二點及凌晨兩三點期間尤為密集:拖拉重物、搖晃椅子、趿着拖鞋來回走動、吸塵、拖地……被吵醒後我們只能眼光光,等天光。

  一切響聲都在那個炎熱的夜晚戛然而止。現在男主人仍是每天進出,但鐵門的“嘭嘭”消失了,樓上靜如無人。我們甚至懷疑之前的噪音只是幻聽。

  有人告知女主人患有情緒抑鬱。這樣一切便能解釋了:或許就是被抑鬱病折磨受失眠困擾,她便靠無止境的活動來打發漫漫長夜。

  家人也一時不能適應樓上的靜寂。我們會偶爾提到女主人:外表正常,親和樸實,飾裝稍偏少女化。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